久久放一次假當然是要好好的去旅遊放鬆一下心情

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住宿的問題,到底要選者哪間飯店或旅館比較划算又住得舒服又安心!

比較了一下多家旅館跟飯店後來發現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真的沒讓我失望,去到那裡玩得開心住得也安心

而且聽說這邊是可以全世界訂房
也太方便了吧!!不用在那邊找翻譯啦QQ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的介紹在下面
如果有興趣到這附近玩的,不妨可以看看喔!
以下是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的介紹 如果也跟我一樣喜歡不妨看看喔!

PS.若您家裡有0~4歲的小朋友,點我進入索取免費《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

↓↓↓限量特優價格按鈕↓↓↓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主要設施

旅館住宿便宜預訂

鄰近景點

  • 伊洛伊洛博物館 (1.7 公里)
  • 奧頓鎮廣場 (3.5 公里)
  • 哈洛大教堂 (4.3 公里)
刷卡訂飯店優惠>自由行住宿平價>便宜飯店訂房價格

商品訊息簡述: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討論,推薦,開箱,CP值,熱賣,團購,便宜,優惠,介紹,排行,精選,特價,周年慶,體驗,限時

注意:下方具s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

 

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

 香港散記八帖

:

1.香港滋味

 

投宿在九龍大角咀的旅店,一個住商混合的老社區。摩天辦公大樓、星級飯店、傳統菜市場、色情按摩,各種新舊貴賤混在一起,非常香港滋味。

 

清晨六點走出飯店,走過剛開門的豬肉攤和茶餐廳,空氣裡盡是腥騷味。那是各種海陸食材在土地上多年殘留滲積才會有的味道,在五月悶熱海風裡更感覺到記憶裡的香港滋味。

 

香港滋味其實只有一個錢字,這裡一直是華人社會最充滿銅臭味的社會,也是社會主義發展得最完善的地區。在這裡,貧窮是最大的罪惡和恐懼,但是卻也擁有完善的社福安全網(由英國人所留下)讓香港人安居樂業。

 

走進雜貨店旁的麥當勞,點了一杯港式奶茶,坐在落地窗前,看著一個個早起上班上學的香港人。那一臉疲累準備面對又一天疲累的容顏,又是另一種香港滋味。

 

2.港漂

 

幾天前才確定來香港看Vinexpo葡萄酒展,機票住宿和入場券都沒著落。

 

兩年一次的全球葡萄界界大拜拜,這次如果沒來就要等到2020年。

 

正好幾位酒商朋友都要到香港,買好機票後就只好出外靠朋友了。和台灣與香港朋友試著連絡,房間和飯局都一一安排好,行程立刻滿檔。

 

「我從台灣來」在灣仔會場Vinexpo的服務台,我給了名片,工作人員收下之後發了記者證給我,就這樣開始了這次香港之旅。

 

2018年的香港Vinexpo有來30個國家近1500家廠商參展,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酒展之一。今年正好邁入第二十年,看好中國超過200億人民幣的市場,全球各大酒商都來了。香港從2008年開始開放葡萄酒進口免稅,今天已經成了世界葡萄酒之都。過去幾年來我也寫了不少專文希望台灣能比照辦理,今年應該會再寫。

 

會場裡展出了成千上萬的酒,逛一圈花了一個多小時,卻一口也沒喝。因為怕只喝一口就會停不下來,不想整天的行程就在這裡掛了。

 

坐在記者室裡看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資料,越看越覺得自己的知道的實在太少。這個產業已經進化到史上最競爭的場面,除了比天地人條件,更要比科技比資本,不是一般人玩得起。

 

我在記者室裡邊喝咖啡和紅白酒,反過來開始採訪那些來自各國的記者,也發現那些講中文的記者其實都對葡萄酒所知有限。有些人還說自己是為了採訪「天貓未來酒吧」而來,馬雲看好酒生意,把AI和大數據技術都導進來,是這次Vinexpo主要贊助商之一。

 

經過一早的晃晃,被一番震憾教育我反而樂觀的覺得,台灣機會大好。我們比大陸早接觸葡萄酒二十年,正可以分享如何享受葡萄酒生活。

 

朋友都笑我這樣的想法天真。但是中午參加飯局的時候,卻遇到活生生的範例。

 

二十多年沒見的K先生在上海經營酒櫃生意十多年,他說從創業以來業績一直兩位數以上成長,台灣的品牌和經驗一直是他在大陸競爭很大的優勢。

 

現在的K先生看來比二十年前還要年輕十歲,他說這幾年生意穩定之後他的生活中心一直是養生。飯局裡的酒如果不夠好他就不喝,即使喝也喝不多。

 

「但是今天看到您真是開心,一定要乾一杯」他要我一起把手上的2001年波馬侯喝光,兩人相約下次上海再喝。

 

午飯後,幾位朋友又轉攤去抽雪茄,店經理問我們想抽那個牌子的雪茄?

 

大家不約而同的說:「Trindad(千里達)」,這家古巴雪茄的最早捲煙師來自Cohiba,一直是幾位朋友的最愛。

 

抽著雪茄和幾位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聊天,那種感覺,也非常的千里達。

 

只是,從來沒想過,二十多年後的久別重逢,竟然是在香港。

 

3.殘影

 

「常來香港嗎?」他問了這樣讓我難以回答的問題。

 

香港大學附近的潮州菜館裡,美食家朋友帶了瓶1999年的波爾多好酒來。我們吃著讓人停不下筷子的中式鵝肝拼盤和炸米腸,聊著我的香港經驗。

 

真是難以回答的問題啊。

 

我不覺得自己常來香港,過去二十多年卻每年至少來一次。但是這對我仍然是個陌生的城市,地鐵常搭錯,也老是迷路。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香港。

 

如果硬要說香港有什麼吸引我,該就是這些相識多年的香港朋友。

 

這裡有太多的回憶,但是能讓我一再回味思量的,並不是那些美食美酒,而是如戲劇或夢境的人與事。

 

每次來到香港,這些曾經的香港記憶就會自動在我腦海倒帶重演。

 

不管是那位被尊為食神的作家或是對台灣愛到不行的插畫家。想起這些曾經在香港歡聚卻英年早逝的朋友,總會覺得生死無常卻公平。

 

每個人看來平凡或不平凡的人生,都隨時有可能成為別人眼中的意料之外。

 

而曾經兩肋插刀的多年堅定友情,卻可以為難以抗拒的利益而瞬間成為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

 

還有那些受盡靈魂和肉體磨難的朋友,對人生早就放棄任何想法,說只要能活下去,再卑微破爛的日子也沒關係。

 

美食家朋友該沒注意到,當美食美酒將盡的那個片刻,我已經將心底那些沈積多年的香港殘影又重溫一遍。

 

4.酒杯裡的香港

 

「香港現在已經有七分之一人口說普通話」香港朋友跟我說,他相信十年內普通話會成為香港另一個主流語言。

 

11年前,我們因為工作認識,一直保持聯絡到現在。

 

本來只知道他是媒體人。一直到有一天,看到他照片登上了某大雜誌,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可以幫我找到每個想見的人。

 

幾年前他退休,常常世界各地跑來跑去。回頭看香港的未來,他認為這一代香港年輕人註定會被犧牲。香港的未來要指望目前還在讀國中的孩子,因為這些孩子的普通話和國家認同比較不辛苦。

 

「目前還在讀大學的這些年輕人,普通話不行,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誰」他說,這些人出生的時侯是英國人,不久就成了中國人,但始終認為自己是香港人。

 

朋友說,中國資本其實已經完全買下香港,銀行業是香港的命脈,這個產業的高階主管有百分之七十來自大陸。

 

我感覺香港像杯酒,正慢慢被飲用著。

 

5.雪茄旅人

 

尖沙咀的下午,在飯店裡喝卡布奇諾抽雪茄。

 

這時才發現,來香港這幾天,一直沒有這樣一個人獨處的時刻。

 

雪茄一直是香港記憶的亮點,每次來總會和朋友K先生一起抽雪茄聊近況。煙雲中,任何前塵往事感覺都不再那麼沈重了。

 

K先生是雪茄達人,十多年前從香港被調派到台灣,我們就從那時開始一起抽雪茄抽到現在。

 

每次到香港,K先生都會帶我到不同的雪茄屋,腦海也就這樣慢慢有了一張雪茄地圖。

 

中環、灣仔、尖沙咀......香港該是地球上雪茄味最濃的城市,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小小700萬人的地方,到處都找得到雪茄屋。

 

曾經和K先生開玩笑,說想辦個香港雪茄食遊團,找幾位愛抽雪茄的朋友邊吃邊玩邊抽個幾天。K先生竟然覺得這點子很棒,說他會全力支持我。

 

我知道他不是隨便說說,經驗告訴我,只要他拿起電話,就能在香港任何一家雪茄店訂到位子。熱愛美食美酒的他,口袋裡也有一份私房好店名單。有他幫忙,在香港吃喝玩樂勢必暢行無阻。我於是開始認真思考,該要來辦香雪茄旅行團了。

 

雪茄是香港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台灣的雪茄館也幾乎都是以香港為原型在經營。每次坐在軟軟胖胖的沙發椅裡吞雲吐霧,那感覺真的有如在雲霧之中。

 

一根雪茄,也有如一次旅程,讓人在吞吐之間經歷一次味覺和心靈旅行。

 

6.半頹廢經濟

 

即將離開香港的清晨,在九龍海濱散步。

 

這裡是西九龍文化特區,依香港政府計畫,未來將會是文化資源最密集的地方。

 

除了預計在2022年開幕的香港故宮博物館,這裡還會有音樂廳、美術館、海濱公園以及購物中心。1998年董建華在特首任內啟動這個大案子,並且豪情萬丈的說,這裡將會是全世界最高水準的藝術文化舞台,香港的文化也將從這裡在全球發光。

 

只是眼前看到的仍然是一大片工地,顯然過去二十年的進度不如想像。

 

但是我仍然相信這裡將會是下一個香港亮點,因為這裡是香港,中國面向世界的櫥窗,世界進入中國的得來速通道。

 

香港故宮博物院將會成為北京故宮分店,世界資本巨頭也會湧進這裡大炒地皮。在政治和金錢兩大力量的加持下,目前看來荒涼的西九龍顯然前途看好,很多資源也都會靠來。

 

坐在海邊吹風,腳下的消波塊和海水相擁平靜沈睡著,波瀾不驚。

 

忽然一條從澳門始來的高速遊輪從眼前經過,看來是載著通宵的賭客回來,船名叫金光大道。

 

香港看來擁有極為成功的半頹廢經濟,一直同時在賺上半身和下半身都最能獲利的錢,從金融地產到吃喝嫖賭,水準都已達世界一流水平。

 

這裡顯然是個一切都和錢有關的地方,賺錢在這裡是種基因也是道德,連搞文化的目的都是為了錢。

 

香港朋友開玩笑跟我說,除了靈魂,在香港只要有錢什麼都買得到。

 

為什麼買不到靈魂?

 

「因為香港沒有靈魂」朋友自嘲的說。

 

7.人生自是有情痴

 

她說,再過幾年,她老了,不再美麗了,就要離開香港和這段愛情。

 

「去曼谷、中國、台灣都有可能,反正應該不會再待在香港了」她說這個城市有太多傷心故事。

 

六年前到香港旅行,朋友介紹她是香港的浪漫教主,後來才知道這個封號是什麼意思。

 

她很有男人緣,身邊也有不少男人對她示好,但是始終不會對那些口角春風心動。讓人費解的是,她後來還是跟了一個口角春風的男人在一起,而且死心塌地。男歡女愛場面看多了,她很了解男人這種動物,只要能把女人騙到手,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每個男人都愛花言巧語,妳為什麼偏偏只對他心動?」我好奇的問她。

 

她說自己對自己的感情很明白,明明知道這個男人沒有一點好,但就是喜歡他,一喜歡上了就死心塌地。

 

那男人是有女朋友的人,後來女朋友成了老婆,她也還是愛他,一點也不計較。就這樣分分合合拉拉扯扯幾年,她從來沒有吵過鬧過也沒要求過什麼,但是兩人還是在四年前分手。

 

後來有個英國人追求她,兩人在一起之前彼此都說好了不結婚。她其實也無所謂,對於愛情,永遠只有一個「痴」字。英國情人曾經幾度失聯,最長一次還長達半年,她也感情堅定的等到他回頭。走過漫長的感情路,她好奇自己為何還是一再的經歷傷心的劇情,永遠在等待和失去之中經歷愛情。

 

「所以會因為怕傷心就不敢再愛了嗎?」我問她。

 

她說不會,因為她記得我曾經跟她說過,能為愛情傷心傷神是一種幸福,因為人要相愛實在太難了。

 

我很驚訝於她為何一直記得這句話?

 

那大約是五年前,當時她還浮沈在情海裡痛苦不堪,問我為什麼愛情這麼苦?我說反正有沒有愛都苦,愛過總比沒有好。而且人海茫茫,兩個人要相遇相愛真的是不容易的緣份。

 

想不到這段久遠之前的對話她還記得。

 

再見面時,又經過了幾年,她看來又經歷了不少愛情功課,也更學會看淡和放下,甚至對於和英國情人的未來也早有了心裡準備。

 

我們在尖沙咀的酒吧裡從熱天午后聊到夕陽西下,離開香港的前一天,她的愛情故事成了我這次旅行的句點。

 

回台北的旅程中,整理著手機裡的照片,過去幾天的香港記憶又一一湧現,也再次想起她所經歷的愛情旅行。

 

8. 尖沙咀晚風裡

 

就要離開香港了,和朋友在尖沙咀聊完,夕陽正美,一路走到天星碼頭。

 

看著不遠處的海港城,想起許多舊日的香港記憶。

 

特別是第一次造訪的時候降落在啟德機場和住在半島酒店的有趣經驗。二十多年前的香港,每一件事都讓我感到新鮮,今天的台北卻有越來越多的香港影子,香港對我也不再是個驚奇城市。

 

但是有些香港是永遠忘不掉的,特別是無間道電影裡那些場景,讓我看到香港的另一種容顏。那不只是香港版的教父電影,更讓我感覺到香港人對於自己社會的自信。在這個資源有限的小島,竟然能製作出這樣水準的類型電影,這背後看得見香港人的努力。

 

沒有豐沛的原物料和農產,香港和新加坡一樣只能靠人力資源來賺附加價值最高的錢,但是香港也沒有知識產業結構,只好全力發展像金融產業這樣的高端服務業。

 

一切都自有規則和命定吧,就像台灣和香港這兩個社會各自走到今天,卻都彼此看著對方的明天,兩個社會也越來越強烈的彼此影響著,特別是那些急於找到自我認同的年輕人。

 

我站在海港城頂樓平台上看著海面,想像著下一次的香港旅行,那時台灣和香港又會是如何一番風景?

 

 漫遊「樟之細路」 走讀台灣邁向全球貿易的歷史印記

:

浪漫台三線 客委會擘劃國家級台灣壯遊路線 2018年05月14日 上稿編輯: CLiao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新竹報導

台灣山區原生的樟樹,一百多年前,是底片、香料、火藥、防腐劑等製品的原物料,重要性有如現在的石油,桃竹苗一帶勤奮的客家族群搭起腦寮砍樹刨木製樟腦,再沿著「細路」(客語小路之意),輾轉運送到港口,送到世界各地。

煉樟產業構築起台三線沿線聚落面貌。客家委員會「浪漫台三線國家自然步道」即委託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大凡工程顧問有限公司與在地文史團體規劃建置,歷經一年多調查、盤點,透過402公里樟腦為首的產業細路串連,定調為「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由此揭露台灣與世界接軌的史詩。

這項計畫12日於關西老街上的分駐所舉辦成果發表會,歌手黃連煜以溫柔的客家曲調,彈唱濃厚的老路情感開場。關西鎮長吳發仁則分享過程中的改變,他認為,背包客增加了,小鎮也更加亮麗。 路線圖。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供。 樟之細路:通向國際貿易之路

19世紀、20世紀初,台灣是蔗糖、茶葉和樟腦主要產區,生產線大多分佈於西北部山麓地帶,台三線由北而南蜿蜒而過,此處曾是世界上樟腦的主要產地,樟腦的出口量佔全球80%以上、世界第一,重要性有如現今的石油,是底片、香料、火藥、防腐劑等製品的原物料。泰雅、賽夏、漢人也因土地與自然資源的取得,歷經百年衝突。

「樟之細路」名為Raknus Selu Trail,Raknus是賽夏族、泰雅族稱呼樟的用詞,Selu是客家話「細路」的拼音,意思是小徑;以此點出這條路歷經的族群,以及為了樟腦的利益糾結甚深的關係,富含深意。

「台灣全球貿易和客家族群緊密不可分。」客委會副主委楊長鎮說,客家人到此地拓墾,是看到生存的機會,篳路藍縷以啟山林,也從這裡接軌全球貿易經濟。這條路曾是族群衝突激烈之地,客家族群上山被「出草」了,原住民祖先則被隘丁抓來「吃番肉、煮番膏」,有血有淚,既見證族群間的慘烈衝突,又印證人與自然資源間如何互相依存。

依據委託單位資料,全路北起桃園的大溪、龍潭,新竹的關西、竹東、北埔、峨眉,苗栗的頭份、三灣、頭屋、獅潭、大湖、卓蘭,最後延伸到台中的東勢、石崗,以古道山徑、農路產道、綠蔭公路,串連起自然生態、歷史人文、生活記憶、族群與產業鏈,讓民眾藉由步道走進山村聚落,以浪漫的步調細細體會。 關西分駐所於1920年落成,原址為太和宮。建築外觀為古典的三角形山牆,並有多層線腳設計,上覆日本瓦,門柱以西洋幾何圖案裝飾,充滿濃厚日式風格,配色為配合警局,以白、深藍為主,後方有分駐所所長宿舍,周邊目前規劃為遊客服務中心與古蹟藝術園區使用。文字:千里步道提供;攝影:廖靜蕙 更具宏觀長距離步道 訴說族群發展史觀

大凡顧問公司主持人李嘉智指出,從清查過程理出先人從桃園三坑老街、新竹關西、北埔、峨嵋、三灣或者苗栗南庄一帶客家族群種植的茶區,將茶葉挑運到竹東、關西;陸路走盡就是渡船頭,從渡船頭再接船運往艋舺商港,再運往世界各個國家。

經過踏查,找出402公里長的連貫道路,大多數集中於新竹和苗栗縣,新竹地區150多公里約38%、180多公里位於苗栗縣內約佔46%;起點位於桃園市,終點位於台中市(東勢)客家文化園區。

客委會即希望透過長距離步道,吸引國民旅遊以及國外遊客前來壯遊,藉由步道上每個村莊固有的族群,無論是客家或原民等文化、歷史、傳統、景觀、美食以及地方傳說,讓遊客更認識台灣族群獨特文化。

因此除了清理出步道原型,還爬梳了沿途特有的傳統產業以及衍生的工法,春夏秋冬不同季節的節慶,還有沿途的「伯公」廟形式。此外,也把沿途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可以聯絡的人也都清查列出名單,提供給遊客,希望遊客到此地能與當地居民一起呼吸感受生活。

目前已有三組部落客踏上樟之細路,分別走了150公里、200公里或300多公里;隨著心意進入沿途的聚落,參訪當地具特色的建築、名勝,在伯公廟接受社區居民奉茶、閒聊,享用美食或借宿、露宿等,造就每組部落客不同的體驗。 沿途詳加記錄傳統工法以及伯公廟。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供。 樟之細路整體規劃 復古步行吟詠壯闊史詩

發表會上,客家文史工作者陳板在會中吟誦「跟著這條Raknus 細路,從山頂行到大海,看台灣最靚的風景……邀請大家,共下來行」,以先人的方式走這條小路,步行親炙土地,去體會先人走這條路那種不知能不能順利地交出收成換取收入的複雜心情,也一邊欣賞沿途美麗的景緻,回想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這項計畫在台北、新竹、苗栗、台中等地,共舉辦10場系列講座,邀請各界專家學者與地方人士進行對談與交流,深化台三線國家自然步道路網的內涵與特色。

提到為何參與浪漫台三線調查,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周聖心說,一開始客委會曾提出一些規劃,包括沿著省道台三線做高架自行車道,這令他十分擔心。所幸這個想法後來沒有落實,而改為進一步清查文史、路線,這過程客委會徵詢了千里步道的意見。

為了避免縣市鄉鎮公所各自整修步道,使得步道流於片段、工程取向與人工化,千里步道建議整體的調查,把步道周邊的人文歷史都調查清楚,重新串連這些步道。

「這二十年來的古道熱,已經破壞掉很多古道。」楊長鎮說,以前被遺忘的古道,從記憶角落挖掘出來覺得很美,就把它找出來,以小山貓開路、並用進口的花崗石鋪回去,沒有錢就用水泥鋪路。

台灣的自然步道雖有不同面貌,似乎也只能接受,但他希望更多人一起參與樟之細路復舊,讓這條路成為重要文史生態標記。

就像客家話說「為都生活,巡前人介路,請土地的恩惠」,意思是「我們依循這樣的方式,找到適合這塊土地的生活,用永續的環境概念看待過去敬天、敬土、敬人的歷史脈絡與人文活動。」 台三線山林古道論壇先導片 樟之細路 Raknus Selu Trail〉版權所有 Dennis Kao Photography / TaiTai Live Wild 攝影、空拍、剪接、後製:Dennis Kao Photography 片頭文字設計:呆呆/片頭客家山歌:郝爸爸 旁白:羅屋書院 羅仕龍/油點草自然農坊 陳紹忠

發表會當天,參與者也實地走讀連結關西渡船頭至南山里的「渡南古道」──手作步道示範段路線。這條約600公尺古道是過去鳳山溪南岸居民的出入要道,在南山大橋完工通車後逐漸隱入荒煙蔓草中,今年4月在千里步道協會、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與社區組織以及無數步道志工合力下,以手作方式全段修護,讓旅人得以重新緬懷過去的時光。 今年4月志工逐步清理出來的渡南步道,是樟之細路其中一小段。攝影:廖靜蕙 樟之細路點滴 內山腳下,崎嶇起伏的河階地上 在公路來到之前,那是一個土徑與溪渡阡陌而成的路網 在桐花來到之前,那是水圳與稻田、茶園、礦脈交織的繁榮 山路上雜沓著挑運樟腦、茶葉、香茅、木炭的足跡 腳跡踩著石頭路,有的打鑿,有的樸實 在開山與狩獵的邊界,在原鄉與客庄的拉鋸之間 像是台灣大歷史的縮影,透過台三線串聯起來 遠近錯落的村舍、蜿蜒逶迤的步徑,濃煉成一條漫長靜謐的時光 台三線進入桃、竹、苗、中丘陵地區,早期以樟腦、香茅、柑橘、木炭及茶為最大宗。但隨著時代的演進及生活的改變,特別公路的開通影響最大,各地方也逐漸演化出產業的多樣性,與地方農特產品,例如桃園為大溪豆乾、龍潭花生糖、龍泉茶與石門活魚;新竹以關西仙草、客家桔醬、福菜、花生醬、椪風茶、柿餅、新竹米粉等為主;苗栗以藺草、草莓、三灣梨、桂竹筍、桶柑、獅潭仙草與柿子為主;台中則為段木菇、茂谷柑、高接梨與葡萄等。 新竹以北多沖積紅土礫石,以大顆卵石作為踏面,貼合足弓弧度,同時向上坡處內傾,做為下坡時的緩衝。左右二側則以較小的卵石為護石,避免土壤受雨水沖刷,影響中間踏石的穩固;大小卵石間的接縫可做為下坡時的輔助踏點,或是行進間二人交會時的錯身之處。 苗栗以南多砂岩、頁岩,步道上常見手工打鑿、層層疊砌的石階,或是巨石上一階階刻鑿出的踏面。石階上深刻的鑿痕,與民居中不同長短粗細的打石工具,為這段時光留下最好的見證。 ~引述「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成果發表會展版 相關文章 211584 [nothing_1] 北美龍蝦入侵柏林 政府鼓勵市民開吃 2018/05/16 211529 [nothing_1] 世界最高監測網 中國收集到2000段西藏雪豹影像 2018/05/15 211554 [nothing_1] 人工魚礁恐成捕魚陷阱 漁業署坦言:巡守人力確實缺 2018/05/15 211551 [nothing_1] 澎湖野放救傷保育成功海龜 外籍遊客說讚 2018/05/15 【我們的島】聖䴉之亂 生態防治戰開打 2018/05/14 「很科學」的藝術創作——訪《白熊計劃》攝影師羅晟文 2018/05/13 生態保育文化資產新竹關西台灣新聞客家文化古道國家自然步道台三線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推薦,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討論,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部落客,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比較評比,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使用評比,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開箱文,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推薦,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評測文,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CP值,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評鑑大隊,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部落客推薦,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好用嗎?, 非住不可企業城市飯店 - 伊洛伊洛 去哪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lpzb5dbt 的頭像
xlpzb5dbt

便宜好物推薦王

xlpzb5db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